本质三文鱼

永远的十七岁。

 

[黑历史搬运][零优]倾 盆

为了让某逗比见识我少女时代的丧心病狂的少女力,又不忍心把旧文BO这条遮羞布撕给她看,只好搬到这里来了(生无可恋脸


* 吸血鬼骑士同人

* 锥生零x黑主优姬


入夜之后忽然下起了雨。开学才不久,狂风暴雨总赶在着夏末秋初妄图来个回光返照。云朵黑沉沉地把天空都压矮了一大截,像吸足了水的海绵,挤一下便天昏地暗没完没了。 
黑主优姬刚躲在树下嘟哝着靴子就算不被泡坏也不知道要脏成什么样,就被方才还不知去哪里放飞机的锥生零抓住了手腕。 

“你想被雷劈死么。” 

女孩暗自感叹哇呀嘴巴真毒,之后才想起其实这家伙走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呀撒西路线。 
结论在下一刻就得到了印证—— 
抓住手腕并毒舌之后下一步行动是不顾身后女生的脚力向日之寮拔足狂奔。 
唯一出乎优姬意料的是,少年跑出了几步后突然转过身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她头上。 
宽大的衣领因为被淋湿而耷拉下来,遮住了大部分视线。 
“别感冒了。”他说。 
优姬揪着大自己不只一圈两圈的衣服的边缘胡乱地嗯了一声,仔细一想发现不对,对方也不是什么金刚之身同样有着患病可能。 
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少年一眼看穿。 

“只有笨蛋才会在夏天感冒。” 
“……什、什么呀!” 
对着零的后背无关痛痒的一阵乱捶。 
少年轻而易举地扶住她的肩膀形成伤害为零的安全距离,然后抓住女孩的手腕准备开跑。 
才迈出一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 

“还怕么?” 
“诶?” 
“装什么傻。” 

* * * * 

刚认识那会儿,黑主优姬给锥生零的感觉多少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无论自己摆出怎样臭的脸色仍然抱以微笑,或是即便知道玖兰枢是不同于自身的存在,依旧毫不顾忌地向对方张开怀抱。 
这些一直延续到后来,直接演变成了同校学生口中的“那个风纪委员好像和玖兰大人关系很好(冷言冷语)”以及“黑主同学居然能跟那个锥生君说上那么多话(钦佩地)” 

理事长曾不止一次一脸陶醉地感慨“优姬真是照亮一切的存在呢~”句尾附带闪亮爱心一枚。 
一直沉着脸的听众锥生也只是放低了目光撇了撇嘴。 
没反对。 

夏天来临之后白昼开始骄横跋扈地拉长。玖兰枢造访的频率也因此而有了调整,加之漫长的暑假,女孩虽还是会常常找零玩一些无聊的小游戏对他笑,剩余更多的较为安静的时光却是在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看着墙上的挂历掰着指头算日子度过的。 

锥生零在那时发觉自己真是个古怪的家伙,一面嗤之以鼻地说着“切,无聊”,一面又敲着女孩的额头一脸沉痛地质疑其智商。 

“这个月是31天啊笨蛋!” 

每每被这样指责,优姬总捂住自己圆圆的额头咬着嘴唇反驳零才是笨蛋零是超超超级大笨蛋,附带的是一阵丝毫没有伤害力的乱捶。 

零好不容易等她安静了准备转身走,又听见女孩子没有半点淑女气质的惊叫。 
“咦咦咦咦咦——怎么还是二十六天!?” 
“真的是笨蛋呢……”扶额。 


玖兰家当家造访的前一天优姬大清早就在少年鄙夷的目光下趴在窗台前,一脸虔诚。 
算是长久以来一直坚持的习惯,况且那位许多许多年之后正式被官方鉴定为“深度妹控”的男人提前登场也不是什么少有的事。 
女孩扑闪着圆而亮的大眼睛盼呀盼,身边的少年甭着张苦瓜脸百无聊赖地把书本翻呀翻,沉默与等待绵延得如同一个世纪般冗长。 

临近傍晚的时候锥生被揪住了袖子管。 

“怎么了。” 
“呐呐,零你看窗外——” 

扭着眉顺着女孩的指尖望去,是一派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光景。昏黄的云朵一层层地囤积成将蓝天堵塞得严严实实的阴霾,时不时有风叫嚣而过吹乱前一刻还气定神闲姿态淡定的法国梧桐。 

嘛,乍一看是有点吓人。 

“不是每年都这样么。” 

零的视线停留了两三秒又收了回来,想起早上理事长说起的因为传达方表情过于恋童癖而忽略的台风提醒。 

“虽说是这样,”女孩子停顿了会儿,咽了口唾沫,“零不觉得这很像世界末日么……” 
“那家伙很强,又死不了。” 
“这个我知道!可是——” 

尾音拉长之后没了下文,零合上书本别过头一脸疑惑地打量她,直到看见女孩微微颤抖的双手——

立刻就明白了。 

 “原来你怕这个?”刚说完,鼻腔就无意间挤出“哈”的鼻音。 
回应是一长串“……”的默认。 

* * * * 

黑主优姬打开卧室的门,渐渐扩张的缝隙间看见了有什么突然腾起的影子。 
视野在门完全打开之后亮了起来,优姬一个转头,看见锥生零慌乱地靠住墙似乎努力想摆出一个镇定自若的姿势。未遂。 

“哎哎哎……?” 

优姬惊异地瞪大了眼睛,闪电在那一瞬间不期而至,女孩的表情在强烈的白光下夸张成仿佛在自己卧室前看到的不是朝夕相处的少年而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华南虎。 

“零,你在这里做什么?” 
“上、上上厕所路过……罢了。” 
“是嘛……”小优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过了几秒忽而发觉有什么不对劲,指了指另一边。 

“可是卫生间不是这个方向么?” 

虽说锥生零常常被称为什么功课优秀运动万能,找借口的技能却烂到了家——善意的谎言也能变成漏洞百出的胡话。而正值反叛期的少年自然不会愿意去正视EQ的缺陷借口的穿帮。 
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把持不住,别过头从牙缝间挤出了个“切” 
优姬顶着一头的黑线牵起一丝无奈的笑。 
……你、你到底在意味不明地“切”什么…… 


相对无言的空挡间台风以吞没苍际席卷大地的势头愈加蛮横地咆哮而过,持续不断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窗上形成层层叠叠下坠的雨帘。雷电在远处的天空炸出沉闷的声响。零的眉毛下意识地跳了跳,身旁的女孩已经“咚”的一声撞在了门框上。 
脊背紧紧地贴着门框,像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跌在地上。 
他赶紧上前一步扶住女孩的身子,才发现她手掌心布满了细细密密的虚汗。在夜光下是一片湿润的光泽。 

“喂你不要紧吧?”皱眉。 
“没没没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噢!”优姬努力挤出一个明媚的微笑,眉毛却不听话的歪着。比哭还难看。 
少吹了你。 
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女孩,“一直听见你捂着被子惨叫。” 
“咦?”顿时羞红了脸,“怎怎怎么会呢!你不是刚刚上厕所路过的么?” 

反诘一针见血让人语塞。 

零别过头视线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沉默了好久才终于憋出一句话来,“别管这些有的没的了。” 
说出来自己也觉得奇怪。正思索着下面到底该说些什么还是干脆直接走人,身边的小丫头忽然“噗”地笑出了声来。 

刚开始还只是掩着嘴偷笑,不一会儿手就干脆撤了下来,仰着头笑得春光灿烂。 

“哈…不行了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零不解地看向姿态毫无任何优雅气质可言的优姬。 
“……根、根本无法想象零是在担心我啊……” 
“喂!你少——”自作多情四个字刚要蹦出口,就因为被说中要害气势不足而又缩了回来。 

跟别扭傲娇受对话的终极奥义就是永远不要去介意和害怕冷场。深谙此理的女孩子仰着脸安静地等着少年说出下文,嘴角还挂着还未完全退去的浅浅笑意。纯然无垢。
而零则是一脸窘相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锥生零想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为什么弟弟会在闲那老妖婆身后意味深长地看向自己算一个,或是跟玖兰枢波长到天崩地裂都不会有半点吻合却在“一见到对方就心烦”这一点上同步率能窜升到百分之四百。 再一个便是黑主优姬的思维回路——明明逻辑思维紊乱到家数理化从来不见半点天分却偏偏每次都能戳中自己要害。

这些到他从一只别扭的正太长成身材颀长的更为别扭的美少年都未曾了然。 
何况此时他还只是较前者略有成长的小少年。


其实先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只是多数情况都是女孩一发现,少年就一脸沉默地逃跑,没什么任何额外的解释和节外生枝的情节。 
怪就只能怪这次女孩子的动静太大,搞得他神经一张一弛疲惫不堪而打了个小盹,直到门被打开时才睁开了眼睛。加上数不胜数的前科,哪怕是逃跑多半也会被叫住。 

当下少女漫画的女主角哪怕一无是处,也不会在勇气和执著这两点上不拿个金灿灿的双百分,这是法宝。 

锥生零无奈地想着虽说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不过这次估计是半点辙都没有了。只好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桩木头。 

前面已经说了,少女漫女主角的法宝是执著和勇气,这两样在优姬身上更是熠熠生辉的人格亮点。 
像是担心对方又要落跑,优姬走近了些同他一样靠墙而立。 
“虽然不知道零是不是在担心我,不过还是很谢谢……” 
再挨近了些。 
“因为觉得有人陪着的话,就不怕了……” 
女孩子说到这里,零才发现即使窗外还在持续着电闪雷鸣,大雨招摇地炫耀自己持久的生命力,暴风依然横行霸道掠夺着生机,她也只是捏紧了睡衣的裙摆而不再是瑟瑟发抖。 

…… 

锥生零沉默地注视了会儿地板,半晌才终于转过头对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女孩子叹了口气。 

“那,我再陪你一下好了。” 

* * * * 

锥生零牵着(或者该说是拽着)黑主优姬踏上日之寮门口的台阶。刚踏上第一级就忽而白光一闪,天地间霎那一片清清冷冷的亮。 
几乎是同一时间,袖口被什么抓住,猛然一紧。 
疑惑着侧了侧身,只见身后的优姬一动不动,眼神空洞直愣愣地看着天空。右脚悬在台阶的上空,还维持着将踩未踩姿势。揪着男生袖口的手微微颤抖。 

“……”默。 

黑主优姬过了半晌才发现零正一脸无言的看着自己,赶忙放开了揪着对方袖口的手。对着少年牵出一个明媚的微笑。 

“……只是一点点而已啦!” 

语罢轻巧地跳上两级台阶,女孩子看上去一如往日的元气十足。正要摆出大摇大摆之势走进日之寮时忽然雷霆乍响,风雨在须臾间冲天破地般愈演愈烈—— 
黑主优姬下一秒条件反射的动作是一个箭步向前抱住少年的手臂。 


“…雨下得真大呀…啊……哈、哈哈、哈……”忙打圆场。 
“我说你——”恨铁不成钢。 


“不过呢……” 
“嗯?” 



有你在的话,就没那么怕了。 



- Fin -


专注傻白甜三十年。

答应我,看完我们还是好盆友(事后烟)

说起来据说这漫走向3P之后都没补了呢?!

  7 2
评论(2)
热度(7)

© 本质三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