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三文鱼

永远的十七岁。

 

[进巨][明尼]倒 刺 II

*原作背景/战后设定

*我真的努力不OOC了(……)



#
想想也并不是多久远的事,却多少觉得有些不真实。这种感觉在阿明•阿诺德端了个餐盘,毫不客气地落坐在她对面时尤为强烈。

吐司还剩最后一点,她折起来塞进嘴里,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

大约是过得还不错,同两年多前在地牢里的会面相比,他两颊饱满了一些,黑眼圈也淡了,发型修剪回了从前的式样,圆圆的样子还能找回些年少时期的影子。只是脸部轮廓比记忆里更加深邃利落,原本圆润的下巴也生出了一些棱角,一时看着有些不习惯。


“早上好。”对方眨眨眼,摆出招牌式的微笑。

“不早了。”她扭过头看着窗外刚散了早操的训练兵,毫不手软地拆着台。

“也是。”阿明毫不介意地笑笑,“今天早上没课就起晚了点。你呢?我记得对人格斗是第一节课?”

“今天自主训练,懒得管他们。”

“哈。”

笑声让阿妮听着有些意味不明。她晃了晃杯里的热水,睨了他一眼。


“是不是想说训练兵时期就经常偷懒,当了教官还翘班。”

对面搅动咖啡的动作顿了一下,却只是一下,青年军官迅速收拾好了一张笑脸:“嗯?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人吗?”

“你以前可不会这么说。”
如果是十五岁的阿明·阿诺德,大概会停下手里的动作歪着脑袋认真地解释,说话慢条斯理眼神坚定而认真,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听上去没有半点敷衍。她撇了撇嘴角。

阿明没再接话。他嚼着生菜,觉得这一幕挺眼熟。

好像早一些可以追溯到临时小队,他和让还有阿妮被随机地塞在一个组里,让的动作总特别快,通常火急火燎地就吃完了饭,然后不知又去哪里放风,留下他和面无表情的高鼻姑娘相对无言。

或是更早一些,刚进入训练兵团没多久的时候。那时他还只有十二岁,哪一次起晚了赶到食堂的时候,只剩下浑身发散着低气压的女孩子旁边还剩一个空位,他小声问了句这里有人吗,然后战战兢兢地坐下,对面抬起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挑起眉梢看向他,听不出语气地说着:“我还没回答呢。”

即便更换了名字,阿妮好像还是那个阿妮,习惯沉默又意外率直,被硬化的冰晶包裹了几年,连容貌也看上去没什么太大变化,让他总有种时空混乱的错觉。

可他是个聪明人,也是个遮掩情绪的好手。他知道有些东西表面看不出什么,却终究还是变质了。就好比哪怕他可以为他过去的所有行为寻找无数个令人信服的说辞,哪怕她一一听完并表达理解——又或者她本身就明白得很,这些理性层面的东西再冠冕堂皇再动听,也无法触及感受深处的东西。

镜子碎了,再怎么努力拼接完整裂痕也还是在。

而他们之间的信赖,在她在希娜之墙的东城转身戴上指环的那一刻,就从两头彻底断了。

“也许吧。”
好脾气的青年军官最终笑了笑,低下头摆弄盘子里的色拉。对面的姑娘规整起盘子里的餐具,没再接话。


#
阿妮收拾完盘子就走了。
阿明自然没傻到试图拖住她说话,或是紧跟着也跟出去。他在深刻反省后扬起张格外诚挚的笑脸冲她说了句“阿妮一会儿见”,得来的回应却是一句冷冷清清的“还是叫我阿加塔吧省得改不过来”。女教官走姿利落飒爽干脆头也没回。目送着讨伐之剑的标志在视野里最终化成一个黑点,他闷闷地喝完了最后一点咖啡。

一会见只是一句客气话,阿明没想到的是吃完饭刚溜达几步还真就又碰见她。

身形娇小的教官抱着手臂站在走廊上,乍一看还以为她是在晒太阳,清晨的阳光懒洋洋地斜照下来给她的侧脸镀了一道边,高耸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睛显得更加冷清。他们之间隔着些距离,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对方已经转过了半张脸。

“好巧。”驾轻就熟地换上轻松的语气。

“嗯。”她淡淡应了声,答得简练。

阿明走上前和她并肩,才发现她看的方向是正进行对人格斗自主训练的训练场。改造过的训练场较从前干净了不少,不再是谁被掀倒在地就是一阵尘土飞扬,一群稚嫩的训练兵两两一组进行着夺短刀的模拟对战,而阿妮所站的位置正好能把整片训练场都容纳进视野,谁在偷懒谁在蒙混过关看得分明。

“对人格斗占的点数比以前多了很多。”她说。

“那像我这样的岂不是很惨。”阿明想起他惨不忍睹的对人格斗成绩。

“可以这么说。”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早已拉大的身高差不如预期,她稍稍抬了抬下巴,肯定的表情显得更加认真。

“给点面子好吗。”

阿妮没有理会他带着调侃色彩的问话,只是收回了目光继续注视着训练场:“这种士兵游戏没什么用。”

没什么用——同期里格斗成绩好的人几乎都这么说。艾伦说这没有实战意义,莱纳把这当过家家,阿妮和三笠则是将倦怠和无聊摆在脸上的类型。阿明回想起这些,视线范围里突然闯进了一个骨架瘦小的男孩,他抿着嘴努力摆着一副像模像样的架势,却一次又一次被拿着短刀的对手掀翻在地。没什么用,可还是有人怎么也做不好,心里滋长的悔恨像一条结实的藤蔓,能紧紧地箍住自尊。

“对了,那一招你会教给他们么?”他忽然问。

“那一招?”

“能把人在空中转一圈的那个。”他粗略地比划了个翻转的动作。

“哦,那个啊”阿妮垂下眼睛,像是思考了一会,“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诶?”

“我是说……”她朝他的方向转过身子,依旧是双手抱胸的姿势,微微上扬的嘴角像是带着笑。

“你去一趟我的课就知道了。”

“……”

清晨的阳光刚刚爬上了额头,阿明·阿诺德却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艾伦·耶格尔曾向他说起的,女武神低头微微一笑,空中转体三百六的故事。


TBC

  7 3
评论(3)
热度(7)

© 本质三文鱼 | Powered by LOFTER